欢迎访问文化产业导刊!

创意设计、设计质量与设计教育——与设计师大卫·康迪对话记录

时间:2021-05-11 16:38来源:文化产业导刊编辑:文化产业导刊

    《文化产业导刊》2020第5/6期合刊

     《创意设计、设计质量与设计教育——与设计师大卫·康迪
对话记录

      
 金元浦你是一个对中国文化有所了解的外国人,从家庭的角度看,你是一个中国的女婿,对中国的各个方面都有所了解。你在中国也有公司。我觉得这些方面都使你有一个特殊的视角来观察中国,来观察成都,也观察我们的这一次金熊猫奖和创意设计周,我觉得你的这个眼光应当是独特的。请你用你的眼光来看待一下目前中国,对你所关注的领域比如说家装、室内设计和我们这次的评奖有什么总体的评价?
 
  大卫·康迪:当我来到中国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年轻的设计师,还没有想过通过这种方式和中国的客户、机构或者是学校合作。我觉得中国正处在一非常重要且微妙的时期,中国的政府担负着重要的责任,给予我们行业的各种支持。我来到中国,所做的并不是教授中国人怎样设计,因为中国不缺大师。我能做的是把意大利的设计和它的理念带到中国。如果中国设计师想借助意大利的设计理念来进行创新,或者是意大利设计师受到中国文化影响创造出什么新的作品,这都是已经存在的。成都创意设计周就是一个例子,像这样的活动是非常好的。
 
  金元浦你认为当下中国设计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时什么大卫 ? 康迪:我想向你分享我在上周接受采访时所给出的回答。记者问我中国和意大利在一起能做些什么,我的回答是中国和意大利要一起提高质量。中国和意大利是两个非常古老的国家,我们对美和质量都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所以两国合作的趋势是提高质量,其中设计只是一环。
 
  非常赞同你的意见,我们看到在中国,不管是我们的创意设计或者是其他方面,尤其是现在的城市发展中,往往会一哄而上。比方说设计节,我最早就参加了我们成都的金熊猫的创意设计周,现在办到第七届了。那么全国有多少呢?全国有规模的大概有十个以上这样的设计节。我们国家大,只要大家认识到了设计的重要性的话,马上会形成一种趋势,就是各地都在各自操办。我前些时候也参加其他一些设计节,比如说粤港澳大湾区在珠海举办的一个设计节,而这种活动在北京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了,一直在做北京的设计。但是客观地看,中国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每次去做评委都发现这些设计中存在着很多缺乏创意的东西,陈陈因袭,在传统的翻新中也遇到了很多的问题,如非遗的保护:是原封不动呢还是进行创新型改造,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那么,你在面对这些问题时觉得应该怎么办?你发现中国在总体发展中的哪些问题是你作为外国人非常清晰,而作为中国人没有感受或是没有关注的?
 
  大卫·康迪:教育。各个系统、各个方面都体现处了教育的问题。
 
  金元浦非常同意。中国人重要的事要讲三遍:教育,教育,还是教育。

创意设计、设计质量与设计教育——与设计师大卫·康迪对话记录
 
  大卫·康迪:中国有很多设计师,但是人们好像还没认识到设计其实是个大学问,特别是当代中国进入了一个创新时代,设计教育就显得尤为重要。中国的设计师有很多想要表达的内容,但有时候教育体制没有帮助他们实现表达和激发创意。举个例子,想一想中国的建筑或者是中国的高铁站,它们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缺少特质。上海的高铁站和杭州、宁波的都一样,完全没有艺术、美的设计。也可能中国人太着急了,急着快上马,快出成果。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每个中国的省份都是独一无二的,四川是四川,浙江是浙江,特色不同,风格各异。所以四川的高铁站就要表现四川的独特性。我来到成都的高铁站,我很想看到成都特色、成都元素。如果我到了浙江的高铁站,我要看着车站的设计就能知道我现在在浙江。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感到很骄傲,对中国元素非常自豪。我知道中国人在设计建筑时讲究效率、速度和规矩。所以在政府和设计者之间就存在问题,也许这个问题很普遍,但是在意大利情况就有所不同。因为我们想要遵循美感,所以我们在建造新的建筑时既要讲究效率也要采用设计师的新想法。在意大利的大学里,学校的教授鼓励学生要有创造力,要跳出常规想别人所未想。所以模仿是不被推崇的,而创新才是,设计师应该以这种思维做设计。在中国就很不一样,学生模仿大师的作品会得到表扬,这也没错,但是大师们应该帮助学生表达自己的想法。就像我和我儿子的关系,我作为一个好父亲要帮助他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而他不需要有样学样。不能因为我比他大而让他向我学习,我需要看出他内心所想从而帮助他成长。教育和设计师的关系亦然。
 
  在意大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奖项,它设立于 1954 年。每一届只设立十个名额,颁给最顶尖的作品。如果参赛者想要获奖,就得做出独特且质量上乘的作品。我觉得奖项的设置不应该太多,不然含金量就会下降。但是在中国,这种比赛变得很商业化,参赛者付一定的钱就能得奖,这并不能帮助行业成长。当有一些不大好的作品获奖时,人们会提出质疑。我知道中国很大,有很多比赛,这没问题。但是不要颁发太多的奖项,比如说金熊猫只给五个获奖名额,只把奖颁给最好的作品。这样才会形成一个好的榜样的作用,如果人人给钱就能拿奖,这种比赛会变得毫无意义。
 
  金元浦其实我们也一直在做同一件事,这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有一个特别的提法就是如何打破千城一面,前站一面。过去我们有一个从西方来的现代化思路。要走现代化思路就是要快,要上速度,中国人不是要弯道超车吗?所以,像刚刚说的火车站,几乎所有的高铁站都是实用的,是完全一样的。这些年我们不断地在说千城一面,刚才讲的千站一面是吧?在速度和效率的推动下和现代化城市基本思路的推动下出现了这样一种状况。但是这种状况现在正在改变,特别是随着这些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提出有所改变。你作为一个设计师,从创意的角度来讲,这些年来我们参加过的一些比赛中有哪些是确实有创意的,又有哪些是千篇一律的,那么这些作品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审美观感呢?你觉得我们可以从中对它提出哪些问题和建议呢?
 
  大卫·康迪:这些作品都展现了设计师的能力,说明了设计师们还是有一些天赋的。但是作品有好有坏。这次比赛中我特别高兴能看到一些好的作品,特别是我给出了最高分的那一件。我记得是在四川乡村的这样一栋建筑,它非常简单漂亮,尤其是融入了中国特色。
 
  金元浦从建筑的角度来讲,你觉得我们中国的建筑师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意大利的和欧洲的以及后现代主义,印象派,莫奈,梵高的风格都是相当熟悉的。但是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中国的后现代的优秀作品出现。你觉得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的?

创意设计、设计质量与设计教育——与设计师大卫·康迪对话记录
 
  大卫·康迪:我觉得是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在过去,各地之间的联系不易,导致信息不畅通。比如说广东的建筑师设计得建筑十分漂亮,但是北京的建筑师却无从知晓,因为广东和北京相距甚远。所以在过去信息不畅通可能是问题所在,也许帝王和政府没有建立一个统一的系统来收集所有的信息。现在中国是个全新的国家,中国在近 20、30 年来飞速发展,在此之前情况完全不同。所以,历史原因也有。我认为现在教授们应该重新开始整理历史,收集关于建筑的史料。人们应该重视中国古代的建筑师,并且年轻一辈的建筑设计师也应该接受这样的教育,这是至关重要的。
 
  金元浦你来到成都作评审,同时又在上海做公司,杭州也去过多次,你比较一下这三个地方的创意环境,市场运行的环境到底怎么样?哪里更适合创意的发展?
 
  大卫·康迪:我住在中国的上海,这个城市令我着迷。在中国我有好多机会乘飞机飞到各个城市,它让我发现了这个国家深厚的文化、众多的人才,以及它的专业力量和它的美丽 ! 我也常去杭州,它更是美的“天堂”。我认为,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的设计和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也有了很多机遇。我很幸运地成为这个时代和时代发展中的一分子。我将全力支持意大利和中国之间的设计交流。
 
  金元浦我有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发现,你的表情很丰富。中国人会看面相,我也会看面相。我发现你笑起来很灿烂,但是你要是皱眉头,额头上就有三道横纹,很像一个汉字:王。这个王字表示你是霸气的森林之王老虎。但是如果你不皱眉头,放下来又显得很平和。
 
  大卫·康迪:哈哈,是这样吗,太奇妙了。
 
  金元浦:你知道的,中国人讲属相,就像西方人讲星座。我就是属虎的,年尾的,是虎尾巴。你是属什么的?
 
  大卫·康迪:我是属猪的。哈哈。
 
  金元浦一个猪王 ……
本文标签: